知識分享

2017-09-06
翁愫慎:雞蛋中的芬普尼,應如何看待?
翁愫慎:雞蛋中的芬普尼,應如何看待?

文/ 翁愫慎 製表/ 柯皓翔 首圖攝影/ 林慧貞

臺灣雞蛋殘留芬普尼的事件已發燒多日,有關單位也就全國蛋雞場的雞蛋作全面的檢驗,結果快速公布,有檢出的雞場作管控。唯一沒有明確回答的是現在的雞蛋能吃嗎?我想來談談這個問題。

首先,我要試著先釐清一些報導用語。這次闖禍的是雞農,違規使用的是禽畜用藥,被誤用的是農藥芬普尼,被污染的是雞蛋。所以
這個議題和有沒有植物醫生無關,也和在超市隨手可買到的環衛用藥無關

這次事件也與受環境污染的戴奧辛雞蛋不一樣。戴奧辛是世紀之毒,受污染的叫毒蛋,我還勉強接受。但稱呼驗出芬普尼的雞蛋為毒蛋,我要為芬普尼叫屈。

芬普尼在1987年問世,因其獨特的神經毒作用機制及持效性,以極低的用量及安全劑型施用,即可達到廣效性的殺蟲效果,很快的在農業上各類作物推廣使用,而且延伸至瘧蚊、蟑螂⋯⋯等環衛用藥以及紅火蟻的防治,和家中寵物去除蝨蚤用。

芬普尼唯獨沒有用在牛、豬、雞、鴨⋯⋯等家禽家畜上,因為它會殘留體內及轉移至牛奶及雞蛋。

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(Codex)1997年和2000年的專家會議評估芬普尼毒理及殘留,並制訂殘留限量標準(Codex MRLs)。評估引用1994年完成的芬普尼蛋雞餵食試驗,每日餵食蛋雞定量的芬普尼持續42天,餵食第7天的雞蛋才開始有芬普尼的殘留,並且以還原代謝物fipronil sulphone的形式存在,15天達到最高量直至餵食停止。

追蹤芬普尼及其代謝物的分布比率,約有29%~41%在雞的排泄物,15%在蛋黃,2%在蛋白。芬普尼有一光分解產物fipronil-desulfinyl,對動物的毒性比芬普尼強,但只在環境中形成。

Codex研訂蛋的最高殘留限量是0.02mg/kg,也就是0.02ppm。國際上食品污染物包括農藥的殘留標準都用ppmmg/kg表示,不用ppb。 

Codex也對芬普尼在不同檢測對象及目的建議分析的成分:在殘留管制上作物的分析對象為fipronil,動物產品的分析對象為fipronilfipronil sulfone的總和。若作為風險評估和總膳食調查,則建議包括所有的代謝產物:fipronil-desulfinylfipronil sulfidefipronil sulfonefipronil.

芬普尼的攝食風險評估


Codex也建議芬普尼的每日最高攝取量(Acceptable Daily Intake簡稱ADI)0.0002mg/kg bw/day,作為長期取食風險評估及總膳食評估之依據。

另外,Codex也建議急性參考劑量(Acute Reference Dose,簡稱ARfD)0.003mg/kg bw/day,作為短時間或不當污染的毒性危害評估依據。歐盟此次雞蛋芬普尼污染所計算的取食安全劑量就是用ARfD作為評估標準。

歐盟没有採用Codex fipronil egg MRLs 0.02ppm為標準,而使用最低偵測界限0.005ppm。急性參考劑量(ARfD)設定為0.009mg/kg bw/day,建議0.72mg/kg為急性健康風險(Acute health risk)的管制值。

以目前檢出的最高污染值1.2mg/kg計算,65公斤體重的成人每天吃7顆雞蛋,16.15公斤的小孩每天可以吃1.7顆雞蛋都沒有健康風險。臺灣目前檢出最高劑量是0.153 mg/kg,低於歐盟檢出1.2 mg/kg,也低於0.72mg/kg急性健康風險(Acute health risk)的管制值,國人平均體重也低於歐盟,應該可以比歐盟多吃幾顆雞蛋的。
 

 
芬普尼在農作物上的使用

芬普尼1994年即在臺灣進行試驗申請登記水稻害蟲防治,0.3%粒劑50公克在插秧前一天灑佈於育苗箱,不會造成稻穀殘留。也申請在玉米防治玉米螟蟲,4.95%水懸劑則用在蔬果花卉。

臺灣在水稻及甘藍的田間殘留試驗報告也被Codex採用於制訂水稻及甘藍的參考數據,並列於糧農組織/世衛組織農藥殘留聯席會議(the WHO/FAO Joint Meeting on Pesticide Residues,簡稱JMPR)報告中。我記得當初研訂甘藍及小葉菜類容許量時,國外公司來信表明要求降低容許量以與國際接軌,且因此取消小葉菜上的容許量標準。2015年茶葉中發現芬普尼殘留,雖低於當時的監測標準0.005ppm,但因檢測方法下修至0.002ppm,監測標準也立即往下調。

農藥管理牽一髮動全身,如果為預防自殺為由禁用巴拉刈,為避免雞舍汙染禁用芬普尼,恐怕淪為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,徒為治絲益棼。


以上文章分享自 農傳媒



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


上一則   |   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

購物車
購物車
瀏覽紀錄
瀏覽紀錄
查詢訂單
填寫已付款單